今天是:
理论研究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正文

张国雄教授谈华侨新生力量在海外崛起

发布时间:2016-03-29 10:15:08 来源: 点击次数:

 

     五邑华人华侨新生代崭露头角,获得海内外社会各界的认同和赞誉,成果来之不易。五邑华侨文化资深研究学者张国雄教授以骆家辉先生的一句原话引入,概述五邑华侨华人新生代在海外的发展历程,并分析华侨华人新生代青年在新时代下担当的重要角色。

     “一英里走了一百年”的缩影

     祖籍台山的骆家辉先生曾在多个场合动情地提到一句话:“就是这一英里,我们家花了100年才走完!”。很多外人看来,这是一个华人后代实现美国梦的简短概括。然而,在五邑侨乡,骆家辉祖父的故乡,这句话不仅是骆氏家族在美国打拼的真实写照,也道出千千万万五邑籍华侨华人在海外拼搏的艰辛历程。    
     一百多年前,骆家辉的祖父骆世泽来到美国,在一户有钱的白人家庭当杂役,这户人家距离州长官邸不到一英里。1996年,骆家辉高票当选美国华盛顿州第21任州长。当他跨进州长官邸时,距离其祖父踏上美国土地,已经过去了近一个世纪。对此,他发出由衷的感叹,一英里走了一百年。    
     五邑籍华侨华人对这句话有着深刻的体会,内心触动泛起的涟漪,回忆起家中祖辈先侨出洋旅途颠簸,在海外艰苦奋斗的辛酸经历,也承载着华侨新生代对梦想不懈的追求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骆家辉先生的一句说话,语重心长,凝聚了新一代五邑籍海外华侨华人青年发愤图强的缩影。    
     “这句话形象地概述了五邑籍华人华侨在海外一百多年的历程,从老一辈华侨到侨胞新生代在美国打拼奋斗,逐步融入主流社会这样一个过程。经历三代人的拼搏,跨越了一百年,才迈过了这一英里的距离。时间很长,距离很短,可以想象当中的过程是如此艰难。”张教授感慨地说。    
     五邑华侨出洋谋生,在侨居国落地生根,像骆家辉这样的华侨第三代、第四代已经是走出唐人街,融入到当地主流社会,并取得令人欣喜的成就。这恰恰反映了五邑籍华侨在海外顽强拼搏奋斗的一段历史,路途很近,只是一英里,事实是依靠三代人的积累与艰辛,从自己熟悉的文化圈融入当地的文化圈,突破唐人街狭小的区域走向更大的社会空间,而且被这一社会空间的人所认同,文化相融被社会认可,成为骨干精英,贡献社会。

    百年历程冲出唐人街

    自19世纪50年代,大批的五邑先侨到北美地区修筑铁路,开采金矿。他们文化水平不高,欠缺技能,在家乡只是以务农为生;即使到了海外,他们也只能继续以出卖苦力谋生,一直聚集生活于同乡的社交圈子,这形成最初的“中国营”,后来逐步发展成为“唐人街”。    
    无论是在修路工地还是金矿矿场,都是由当地的侨团组织承担美国当地的工程,再招募华人劳工工作。当铁路修筑完成,金矿挖掘竭尽的时候,同时面临遭受1882年美国排华法案的颁布实施,华侨只能退回唐人街,沿铁路线的中国营逐步消失,大批华侨折返到大城市的唐人街避难。之后,他们只能局限在唐人街生活,依靠洗衣、理发、售卖杂货、从事餐饮、中医服务等小生意,并招聘同乡一起共事谋生。随后,利用信息流通的渠道,华文报业也在唐人街出现。“部分华侨好不容易忍受数月风浪颠簸,漂洋过海来到异国他乡谋生,因为语言不通,直到终老始终没有离开过唐人街。”张教授悲情地说。这是第一代五邑先侨在美国的生活状况。    
     第二代五邑华侨集中于19世纪80、90年代至20世纪初期这段时间,逐步从家乡通过口供纸的形式,移民到美国居住,以求家庭团聚。这批人在家乡接受教育,文化程度有所提升,但大部分人到了美国以后,依然以生活在唐人街为主。他们的父辈深刻体会没有知识只能靠出卖苦力谋生,过着艰苦的生活;第一代华侨即使生活再艰难,也不嫌辛苦地赚钱供养子女读书。当地的侨团组织或宗教团体在唐人街开办专门针对华侨子弟的学校,以帮助他们了解和适应当地的生活文化。   
     到20世纪中期,华侨第二代逐渐成为唐人街范围内各行各业的骨干,甚至有人开始走出唐人街,接触当地社会的新事物。比如恩平籍的冯如,他积极学习进修航空专业,并在国内抗战的时候回国参军支援。时代的变迁,让华侨第二代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美国社会,比如报名加入美军部队。 
     1941年,美国为了抗击日本侵略,太平洋战争爆发,尽管华侨还不能加入美国籍,但他们依然踊跃参军。代表美国出战的华侨,随部队到达东南亚战场和欧洲战场,与美国军人一起出生入死。战后,他们以幸存者军人的身份回到美国,由于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和1943年排华政策取消,这些曾经参与美军作战的华侨终于获得申请加入美国国籍的机会。这些在中国出生长大的华侨第二代尽管长时间在美国生活,依然保持浓厚的中国情结。他们大部分人回国娶亲,组织家庭,然后把家人以军人家属的身份申 请到美国定居。    
     1945年后,美国对华移民政策的改变,无论是移民美国或是在美国出生的孩子的命运都得到改变。五邑华侨的第三代普遍是在美国出生,他们的家或许还是住在唐人街或周边的社区,但已经享有美国国籍。尤其是在二战结束以后,美国民权运动的兴起,获得华侨侨领、大学教授等先进人士的声援和推动,大大改善华人华侨华裔在美国的社会地位。第三代华侨有更好的条件接受高等教育,毕业后,获得更为平等的机会进入美国各个行业工作,走进自己熟悉的专业领域,经过奋斗,成为骨干精英。   
     第三代、第四代华侨开始出现“香蕉人”现象,黄皮白心,华裔的外表,西化的思想;或是ABC(American born Chinese)、BBC (British Born Chinese)的说法。他们的内心、观念和语言基本被当地化,但受家庭长辈的影响,能说上几句家乡方言。     
     张教授总结说,“第二代以后华侨生存状况的变化与他们在美国的奋斗离不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一特殊的年代,第二代华侨与美国人融在一起,在同一条战壕里,一致对外拼杀,经历生死。随后美国对华政策的改变,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爆发,改善华侨生活。社会大环境的变化,让第三代、第四代华侨更好地融入到主流社会,华侨新生代基本已经走出唐人街。”华侨从第一代到第四代用了百年的时间冲出唐人街,尽管过程艰难,但五邑华侨华人最终实现梦想。

    新时代五邑移民趋势

    现今,五邑籍旅居海外的华侨华人多达400万,遍布全球107个国家和地区。因此,民间有“海外一个五邑,国内一个五邑”的说法。中国大陆在上世纪80年代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对外交流日渐频繁。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一部分西方国家迎来新的移民潮,海外留学移民成为一部分人追求的生活方式。 “新一轮的人口迁移现象出现于国内改革开放过程中,既符合时代发展的趋势,又带有五邑侨乡的地域文化特点。”张教授说。    
     中国国门打开,跟外国的交流繁密。五邑地区的独特性来源于改革开放前,五邑华侨跟海外亲属的密切关系,使移民潮启动得相对较早。以家庭团聚为目的的移民方式,申办过程较为顺畅,这也使得五邑地区的移民潮一直保持平稳增长的态势,一直延续到今天,实现常态化。家庭团聚移民是壮大海外五邑华人华侨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    
     无论家庭团聚移民或是婚姻移民,在新时代海外新移民当中最具特点,因为这部分移民群体集中是相对文化程度较低的劳动阶层,受外语能力局限,他们到了海外,只能聚集唐人街,重复老一辈华侨的辛苦体力工作。张教授说,“他们的子女走出唐人街读书,开始适应和融入当地的生活。很多人坦言,为了子女今后的发展,宁愿自己吃点苦,也坚持在海外生活,留在唐人街工作。”    
     21世纪到来,面向全球化发展,国内高等教育迈向国际化,年青一代追求更高的理想,见识先进的社会,为日后发展铺路,留学移民形成新潮流。与全国总趋势一样,五邑地区的留学移民人数明显增长,留学国家普遍集中于美国、加拿大、澳洲、新西兰等地。他们有的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有的是父母在江门工作,他们申请到海外留学。    
    “五邑地区移民潮的常态化将持续一段时间,家庭团聚移民数量会增大,留学移民的人数也逐年增长。”张教授预测。这一正常的交往,随着新移民的增长,无论对于五邑侨乡还是海外,都将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

    海外华侨华人新力量

     张教授说,“具有海外留学或工作经验的年青一代的新移民与海外华侨新生代,两者各有优势和特点,这两种力量对五邑侨乡的发展都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留学新移民,他们自小在中国大陆长大,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他们带着中华文化的思想到海外,并学习和吸收新文化,尝试融入新的文化氛围。张教授提到:“当中国日益强大,经济实力增强,中国政府主张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大环境下,留学新移民由于自身中华文化的积淀,当他们熟悉侨居国的法律、社会、文化等状况后,身体力行地推动中华文化发展具有相当大的优势。他们成为民间走出去,宣传中华传统文化精髓的重要依靠。”张教授强调,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在中国出生,到海外留学的新移民,他们伴随改革开放长大,看到的是中国逐步走向强大,他们心中的祖国形象跟上世纪40、50年代出去的老华侨移民是不一样的,尽管都一样亲切,但感受不同。同时,他们在中国大陆有着扎实的根基,父母、同学都在中国。即使日后回来发展,他们也会水土相服。    
     新生代华侨在侨居国出生,自小接受教育与当地的孩子融合一起;在家里,父母会向他们传授中华文化教育的思想。他们的生存能力、沟通技能相对较强,对于如何在这一国际化的职场环境和文化氛围当中发挥自己的才能,更如鱼得水,将可成为各领域的骨干人才。   
     华侨新生代青年尽管在侨居国出生,从小受当地文化教育影响,但骨子里、血液里与家乡、与祖籍国有割舍不断的联系,这是家族先辈留传的祖训,是中华传统思想中最基本的特质。华侨新生代应加深对祖国文化的真切体验,加强与当地侨团的文化联系,加紧与家乡组织的密切联络,扩大中华文化在海外的影响力。他们比留学新移民更显优势在于,熟悉当地社会的处事方式,为在海外传播中华文化精髓发挥积极作用。此外,中国大陆发展建设不断需要优秀人才的支持,海外华侨新生代带着自身的优势回到家乡投资建设,发挥的作用与留学海龟也不一样。

    近年,侨务部门积极在引侨资,引侨力,引侨智等方面开展工作,团结和吸纳海外华人华侨新生代青年回家乡拓展事业。其中,每两年一届的世界江门青年大会搭建一个重要平台,联合世界各地华侨华人青年精英,促进相互沟通,以达到合作共赢的目标。

    无论以何种身份移民到侨居国,都为海外华人华侨力量注入新血液。唐人街的侨团、新移民侨团、留学生侨团,都为拉近、推动、加强与祖国的联系,起到纽带的作用。海外华侨华人青年是具备良好素质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扮演民间外交使者的角色,为推广和传播中华文化,肩负重要职责,发挥集体力量。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上一篇:新生代“中国特性”趋弱 华人身份认同淡化需破解

下一篇:中国近五百年移民史:方言与赚钱机会引导迁移足迹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敕勒川大街一号院党政综合楼720室 联系电话:0471-4813704
Copyright © 2017 内蒙古自治区归国华侨联合会 版权所有
蒙ICP备09001898号-1 技术支持:一街科技